當前位置:首頁 / 業界動態 / 法令法規
“一元嗨購”涉嫌賭博,專家表示涉賭性需明確
點擊率:491 日期:2019年08月08日 編輯:管理員來源:神州動漫

文章來源/整理自新京報

圖片來源/網絡

      日前, 有“一元嗨購”功能的自動售貨機,被昆明盤龍警方認定為“電子賭博機”,6名責任人先后被拘捕送檢。8月2日,昆明市警方表示,涉案自動售賣機為顧客提供以小博大賭博條件,具博彩性質。此外,犯罪嫌疑人已獲利,涉嫌開設賭場罪。目前該案仍在處理中。


警方

稱嫌疑人利用自動售貨機組織賭博獲利


       6月11日,“昆明信息港”網站發布消息稱,昆明市公安局盤龍分局茨壩派出所破獲一起利用自動售貨機組織賭博活動的案件,警方抓獲犯罪嫌疑人6名,收繳具有賭博功能的自動售貨機12臺。       消息指出,楊某某等6名犯罪嫌疑人,合伙成立 “云南祿蚨寶商貿有限公司”,并在其公司經營的自動售貨機內,開通一款名為“一元嗨購”的軟件,為顧客提供以小博大賭博條件。經公安機關偵查查明,該機型自動售貨機系新型電子賭博機,該公司每月可從經營的每臺賭博型自動售貨機,非法獲利人民幣4000元左右,系公司的主要經濟來源。       8月2日,昆明市公安局一刑警表示,該行為是在打法律的擦邊球,具有風險性,最后認定,需要法院最終判決。隨后,昆明市消費者保護協會回應稱“無法做出判斷,也沒有接到過類似投訴。”據了解,目前,該案已移送檢察機關,審查起訴。

       嫌疑人白某的姐姐白曉潔(化名)稱,“弟弟做這個自動售賣機的工作,只有一年多時間,根據公司從2018年10月至2019年3月的財務數據,商品(飲料、香煙)毛利潤約為20%,扣去其他場地費、運營費等,目前公司是虧損狀態,到現在也沒盈利。


研發公司

稱“一元嗨購”是小游戲


       根據報道,嫌疑人是從湖南**科技股份有限公司購買的自動售賣機,又從**高科信息科技(北京)有限公司(以下簡稱“**高科”)購買的自動售賣機軟件操作系統,“一元嗨購”模塊就是該軟件系統里的。       據了解,“一元嗨購”具體流程是,在售貨機上掃碼后,會彈出商品界面,點擊想要購買的產品,系統會彈出產品詳情頁,在該頁面中,有一個“一元嗨購”的小圖標,點擊該圖標支付1元(或3元、5元),就可以抽獎。中獎之后,售賣機就會放出客戶想要購買的商品。若未中獎,客戶支付的金額歸售賣機經營公司所有。中獎率比例及計算方法,在售賣機操作頁面上進行了標注說明。客戶也可以選擇直接購買商品,不參與抽獎。       新京報記者以客戶身份致電“**高科”,一名工作人員稱,“一元嗨購”功能類似小游戲,“如果銷售的不是貴重物品,不能說是賭博。”但其承認,該功能確實存在風險“可能涉及賭博”。


該自動售貨機

阿里、京東均有銷售


      在阿里巴巴、京東等電商平臺上,可看到不少自動售貨機在購買頁面進行了標注,稱具有“一元嗨購”模塊功能。阿里巴巴批發網上檢索“一元嗨購自動售貨機”,出現商家眾多,且銷量達數十、數百,甚至數千臺。      新京報記者以購買者身份致電一家名為“艾***售貨機”的商家。工作人員表示,他們公司自動售貨機大多都可以選擇開啟“一元嗨購”功能。此功能是去年開始火起來的,可以促銷引流,雖然具有博彩性質,但不算違法,一般也不會出事,且客戶也可以選擇關閉此功能。       另一家名為“中**能”的商家則表示,他們生產銷售的售貨機都不具有“一元嗨購”功能,以后也不考慮添加,因為他們認為這一功能具有博彩性質,“有風險,如果以后有相關政策管控,不想公司因此受到影響。


“一元購”

網絡平臺曾被認定為變相賭博


      經調查發現,2016年至2017年,互聯網上有一種叫“一元購”的業務遍地開花,其實質與“一元嗨購”大同小異。2017年8月16日,互聯網金融風險專項整治領導小組辦公室下發《關于網絡“一元購”業務的定性和處置意見》,明確將“一元購”定性為變相賭博或詐騙行為。      上述文件指出,網絡“一元購”表面上是銷售實物商品,實際上銷售的是中獎機會,中獎結果由偶然性決定,在法律上屬于射幸合同(指合同當事人一方支付的代價所獲得的只是一個機會),具有賭博性質,是一種變相賭博行為。因此,對純粹以一元價格銷售獲取大獎機會的網絡“一元購”,可以認定為賭博。

      據媒體公開報道,該意見出臺后,包括“一元云購”和網易“一元奪寶”在內的多家一元購平臺,相繼停運。


     市面上類似售貨機并不少見,是否應該將“一元嗨購”自動售貨機認定為“賭博機”,引發熱議。


聲音1:

自動售貨機售賣商品非“貴重物品”


      北京市社會組織法律調解中心副理事長張新年律師,在接受記者采訪時表示,依據“兩高一部”的《意見》,認定行為人是否涉嫌開設賭場的核心問題,在于行為人的行為模式是否構成“賭博“或”變相賭博“,而相應的機器是否具有“以小博大“的博彩性質以及行為人是否因此獲利等因素,都只是認定賭博的充分條件但非必要條件。       張新年認為,具體而言,在該起案件中,行為人借助自動售貨機售賣的商品多為飲料、香煙這類價值不高的常見商品,并不屬于《意見》中規定的“貴重物品”。且在該起事件中,“一元嗨購”只是該售貨機售賣商品的一種銷售方法,并不是主要的或唯一的銷售模式,消費者仍可通過正常的購買方式購買相應商品。       張新年進一步補充稱,雖然警方經鑒定,認為該售貨機具有博彩功能,但在該起事件中,行為人并不存在以現金、有價證券等貴重款物作為獎品,或者以回購獎品方式,給予他人現金、有價證券等貴重款物的賭博或變相賭博行為。

       最后,張新年表示,初步來看,警方僅以涉案機器具有博彩性質且行為人因此獲利為由,即認定行為人觸犯開設賭場罪,尚待商榷。


聲音2:

監管部門應加強社會危害性宣傳


       中國犯罪學學會副會長、湖北省法學會刑法研究會會長康均心教授,接受新京報記者采訪時表示,利用“一元嗨購”自動售貨機來謀利,具有“下注額確定”、“以小博大”、“以少博多”的賭博性質。至于能否定義為“開設賭場”,則要看涉及金額和人數多少。

       他進一步解釋稱,如果涉及金額大、人數多,那么依據“兩高一部”《關于辦理利用賭博機開設賭場案件適用法律若干問題的意見》,應認定為開設賭場罪。他還表示,類似這種互聯網金融領域新出現的事物,立法一般表現相對滯后,根據我國法律規定,一般要求金融監管部門對其進行定性。對于一般賭博行為,適用治安處罰;對于危害嚴重的賭博行為,應作犯罪處理。

       至于目前市面上很多類似的“一元嗨購”售貨機并沒有被取締,康教授認為,這是一個執法問題。第一,執法部門可能還沒有意識到這種行為具有嚴重的賭博性質及危害性。其二,有些執法部門的執法能力可能還沒有達到立法者預期的程度。其三,這種事物的社會負面影響可能還沒有大規模凸顯出來,進而引起執法部門和監管部門的高度重視。       康教授認為,針對此案反映出的情況,有關監管部門應該把這種行為的社會危害性向公眾說清楚,在監管執法過程中對有關的商家進行整改,同時加強宣傳。

      在談到“昆明案”時,康教授認為,因為這是新出現的案件,在定性上要定準,在處理上可以根據情節考慮從寬,起到一種警醒、預防作用。

END

中国福利彩票双色球中奖规则 亿配资 湖北体彩十一选五一定牛 山西体彩11选五5开奖走势图 河北快3遗漏分布 山东十一选五最新预测 湖北新十一选五遗漏一定牛 山西快乐十分开奖结果查询结果 私募基金配资是什么 股票融资100万一天多少利息 股票下跌换手率